谁写作业谁是狗

填坑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

【法蓝】轮回篇番外·拥抱世界拥抱你(一)

神奇ooc预警注意避雷以及就是个脑洞不定时填坑

把轮回篇的背景码进去了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夜。

清冷的夜光透过稀疏的梧桐叶,零零散散的洒落在蓝歌的脸上。虽说是呼吸匀称,本该是放松状的神态,但是不知为何却非要紧皱着眉。

"冷……"一句短短的梦呓从他的口中吐出,又随即在这冰冷的空气中烟散云消。

似乎是入秋了的原因,又或者是入夜,不管是哪种这温度着实有些冷了。蓝歌无意识地向旁边温暖的东西怀里靠了靠,皱起的眉头便舒展了开来。满意般地哼哼了几声,呼吸又均匀了起来。

"……"法华一声也不吭,仿佛被靠的人不是他。若是远看完全会被误认蓝歌是在悬空。但若近近看些,只有眉眼间的无奈与嘴角似有似无的弧度暴露了他。摇了摇头,道:“曾经还说自己通宵都不大点事…现在倒好。”或许是无意的,法华的声音是轻的,怕吵醒那人似的。苦笑一声,他微抬左前臂将人分离,靠在了旁边较为粗壮的梧桐树上边,拂衣而去便不知所踪了。

“下一次还能活着见到你,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。”他道。

午时的太阳着实毒辣,照在人的面庞上是火辣辣地疼。“唔…”仿佛全身在火架子上似的。这天气真是令人无法琢磨,明明夜里冻的令人瑟瑟发抖,白日却令人恨不得扒光了钻冰窖里去。日光于东方而来,止步于树荫之下。睫毛微颤,他睁开了一双略带着惺忪的眸子。该如何描述那种颜色,那是双浅浅的,淡淡的眸;似天空,却胜于天空。若非要描述出,也只能用"自由的鸟翱翔于碧海蓝天"之类的词汇来形容了。

[真希望每日的光都这么明媚]

仍处于朦胧状态的蓝歌想。“先去找点儿吃的吧。”蓝歌揉了揉眼,带着轻轻的鼻音道,“天大地大吃饭最大。”

圣城。

“冕下,时日不多了!”焦急的声音自一位身着黑袍的男子发出。“您再不做出选择,世界都将毁灭!”他甚至有些声嘶力竭,仿佛刚经过一场唇枪舌战般。

法华的眉头早已皱在一起,食指紧扣太阳穴。“稍安勿躁。”他喃喃道,“定会有其它方案。”

另一位黑袍男子愤愤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!您还要优柔寡断!”“是啊,这是明摆的事儿啊!您别再想了。” “嗤。真不知道那位小公子是何方神圣。”

法华停止了来回的踱步,面色较为不善地望向了声音的源头。

那是一位行为举止较为为轻佻的女子,脸面浮起的蛇鳞象征着她的身份。而此时她正满脸讥讽地看向了法华,见人望向自己便更加张狂说:“哟~看不出来啊,那男人是真的风情万种,将冕下迷得团团转

呢~”

“闭嘴。”法华的脸色阴沉了三分,语气也冷冷的带着命令道。谁知那女人一听倒火了,冷笑三声说:“原来冕下也是那种儿女情长之人啊,不过我倒是好奇地很那小公子得多妖艳才取得您这位大.英.雄的目光。”

旁边一些人听闻瞬间讨论起来:“这女人谁啊,这么大胆。”“胆子也太大了吧,那位公子身后势力肯定也不小啊。”“求告知。”“诶,这可是王女呢,听说之前曾追求过咱冕下却已衣着不检点拒绝了,想必是怀恨在心吧。”“别说了别说了,你们看法华冕下的神色”

法华的面色早已阴沉到了冰点,声音中隐约透露出来平日不可见的愤怒却不是因为他自己。

“我让你闭嘴!”

“哎呦~您可真……”话音未落,一根小腿那么粗的冰锥突然出现于她的曈孔前,另人可怖的是那火红色的冰锥上覆漫了雷电,而冰锥点上有一颗青色的元素。未知才是最可怕,冰锥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它出现的声音。

霎时,一片空间塌陷,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来,一位被雷电环绕于身两侧的男子伴随着大量溢出的风元素碎空而来。

“他说,让你闭嘴。”蓝发的男子淡漠地抬起食指,缓缓地点向那女子的方向。雷电欢腾着与撕割时空的风刃瞬间淹没了她。

评论

热度(14)